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时间:作者:

                

 

大禹,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之一,是治水的英雄,也是道德的楷模。千百年来,大禹智慧勤劳、恭俭自律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并且还跨越国门,流传至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等地,为当地人民所崇敬。大禹,也以其丰富的精神内涵,成为沟通世界汉字文明圈的一条纽带。尤其在日本,自进入21世纪之后,大禹文化更是富有新的内涵,其对于重塑勤俭敬业的日本精神,发展与周边国家睦邻友好的交往,增进东亚秩序的和谐稳定,都有重要的意义。为此,越来越多的学者投身于日本大禹文化的发掘和研究。其中,著名旅日学者王敏教授最具有代表性。

参与日本禹王迹的考察发现并介绍 

王敏教授对日本禹王信仰文化的研究始于2006年,当时,她偶然听到神奈川县开成町原町长露木顺一提及,位于该县富士山附近的足柄地区有一座创建于1726年的神禹祠(现在的福泽神社)和文命碑,当即就前往考察并参与当地市民的乡土研究活动。这一发现引起了王敏教授之后一系列的思考:何以日本神社中会出现大禹的信仰痕迹?除此之外,日本还有哪些地方存在禹王迹,其分布又如何?为何中国治水神禹王在日本会受到特别的欢迎? 

带着这些问题,王敏教授随后参与到日本禹王迹的发掘和介绍中,她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于2010年在神奈川县举办了第一届日本全国禹王文化节,随后的五年内,又每年分别在日本的群马、高松、广岛、白杵、山梨等地举办过。

2013年,王敏教授等还成立了民间研究机构“治水神禹王研究会”并发行会刊,2015年成立了鉴定审查大禹相关历史遗址和文物的审委会。大禹信仰随着文化节的召开和研究会的活动,为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所知悉。截止到2017年11月,日本全国共发掘出了禹王信仰相关文物史迹133处,对此,禹王研究会已经在日本地图上一一标明,且随着考察的深入,这个数字还有可能继续上升,足见禹王在日本民间的巨大影响力。 

王敏教授透露:在已经发现的众多祭祀大禹的庙宇中,歌颂大禹丰功伟绩的古碑,还有多地带有“禹”字的祭祀服装等,不乏有国宝级的文物。譬如1630年由德川幕府用纯金铸造的大禹像,如今保存在名古屋市的德川美术馆内。她认为,即便有民众不识“禹”字确切含义,但对这个字的字形却是不陌生的。这也表明禹王迹的发掘,绝非是学者求异之举或“好事者”为之,而是有其深厚历史积淀和情感基础的,这些都大大推动了日本大禹文化的传播和交流。

厘清了日本禹王信仰的原因及其来龙去脉

王敏从日本是“混成文化”这一说法着手,来讨论日本文化的源流,继而追踪何以大禹信仰会传至日本并生根发芽。她认为,“换成文化”揭示了日本文化的特点,中华传统文化,是日本文化最主要的来源之一,中国的神祇,出现在日本的信仰中,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早在公元5世纪初,被称为汉地后裔的王仁从韩国来到日本,受命出任皇太子的教授,他带去的《论语》等中国古典著作入主日本文化核心——皇室,成为日本的人文教材,自此,日本开始融入汉字文明圈,儒家文化也得以在日本发扬光大。在大禹精神的感召下,皇室亦奋起率民治水。据说1500年前,位于今天富井县的九头龙川泛滥成灾,应神天皇的后人率民治水成功,为人民爱戴,推为第26代天皇,即“继体天皇”,为纪念其功业,人民在俯瞰九头龙川的山巅,建立起祭祀天皇的神庙,并树碑歌颂天皇和大禹。由此,大禹直接和皇室联系在一起。无独有偶,自1989年开始启用的“平成”年号,也与大禹相关,出自于中国古籍《尚书》,原文为“地平天成”,而载有词句的篇名,恰恰叫《大禹谟》。可见大禹对皇室的影响以及皇室对大禹的尊崇。在皇室的尊崇和推崇下,全日本上下都开始喜爱大禹,祭祀大禹。

据早期典籍《古事记》(712年)和《日本书纪》(720年)记载,日本自唐代开始,确立国学以汉学为基础,这两部典籍中,亦多次提到了大禹,可见大禹在唐代已经备受关注,是拜日中文化交流所赐。而日本自然环境本身,也给大禹信仰的传播铺垫了深厚土壤。

此外,日本的祭祀传统,也使得大禹信仰长盛不衰,且在绵延过程中,更增强了人们对他的爱戴之情。日本特别注重祭祀,即便遭遇到各种各样的灾难和变故,祭祀活动仍是雷打不动的进行,这使得许多古老的传统得到承继,由此大禹已然成为了一个伟大的祭祀符号。从1894年至1972年,日本各地又新增了十八座大禹纪念碑。这段时期一般认为是历史上中日邦交最坏的时期,而大禹的影响力不减反增,由此益发证明文化心理驱动力之强。王敏教授解释说:一个是王室的尊崇与推动,另一个是日本自然环境和文化心理的驱使。

揭示了发掘大禹文化的当代价值 

王敏教授的禹迹考察和大禹文化研究,除了学术本身上的贡献之外,更大的意义在于揭示了发掘大禹文化的当代价值。首先是发掘大禹文化能为治国理政提供精神动力。她认为,直至今日,东方式传统的伦理道德更贴近历代皇室所传承的价值体系,更容易为皇室所理解和接受。

其次,发掘大禹文化能为读解日本的中国观提供一扇窗。众所周知,世界文化交流中,在存在分歧的前提下,寻求共识,相互理解,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环节。王敏教授认为:把握时代的变化与时代精神的流向以及生活在不同时代的生活者的价值取向,大概有助于解读日本。大禹从历史中来,活跃于当下,其给日本人民带来的心理体验或情感依附,乃至生活方式的变化,是值得我们深究的。这也构成了传统的“创造性转换”的契机,对大禹文化内涵发掘得越为深刻,我们也越能理解日本的中国观,自然也越能有针对性地聚焦问题,解决争端,加深中日友好交流。另外,发掘大禹文化能为弘扬汉字文明提供桥梁。东亚文化间的多元交流历经互相接触、渗透、演变、融合,在历史文化的时空纵横延伸,深入发展的过程中,巡回渐进,共同堆建起具有浓郁的东亚特色的原生态。而这原生态,最初就是以汉字共同表达出来的。某种程度上,大禹就是传播汉字文明的一位使者。王敏教授曾在日本山口县萩市的一家店铺中,发现镌有“禹”字的瓦当,这个瓦当也不过是制造者延续此前工艺的一种做法,但是他们珍藏这份传统工艺,由此益发可见汉字文明圈的光大,绝不仅仅是政治家的口号,也有其深厚的历史和情感基础,大禹文化或许就是可以凭藉的桥梁。大禹信仰和汉字文明,并非只是一个知识考古的话题,而有其现实的应用意义。汉字,是可以为亚洲和平乃至世界和平作出贡献的。2007年,中日韩三国文化部长举行高级别对话,签署“南通宣言”,提倡加强文化交流,并于2012年启动了三国文化古都交流事业,至2014年,三国会议正式宣布共同使用808个通用汉字的战略决策。 

王敏教授最新翻译的《十国前政要论“全球公共伦理”》里说,各国前政要一致认为能被全球公共接受的伦理“金律”,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这,恰恰来源于汉字文化的经典代表——《论语》。这就意味着,从大禹信仰到全球公共伦理,都明白昭示了,汉字文明不仅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更有着现实的感召力,完全可以服务于“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构想和世界和平之道。

 

 

作者简介:王敏,中国河北人,旅日华侨,著名学者。先后毕业于中国大连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四川外语学院日本学专业和日本国立宫城教育大学儿童文学专业,曾任中国四川外语学院日语系教授。1988年以访问学者身份来日本,在青山学院大学任讲师和教授,2000年获得国立御茶水女子大学人文科学博士学位,现任日本法政大学国际日本学研究所教授。

王敏根据考察和研究结果出版的《大禹和日本人》一书,解读了日本文化的渊源,因此被邀请进入皇宫讲解大禹治水与日本文化的关系等东亚历史文化,是唯一一位被特别招入皇宫受到天皇与皇后接见,并为天皇和皇室成员讲课的在日中国人。被誉为“在日华人文化学者第一人”的王敏,主要从事日本文化、中日比较文化学与比较民俗学、东亚文化关系、宮泽贤治等研究且著作颇丰,目前正在从事对新时代汉字文化圈作用的研究。 

王敏的主要著作还有:《周恩来的日本留学》《宫泽贤治和中国》《花语中国心》《中国人的跨历史性思维》《互为参照的中日关系》《中国人对日双重性情感之分析》《中日比較・生活文化考》《中日文化差异的深层分析》《汉魂与和魂》《留日散记》《生活中的日本》《异文化理解》《多元文化社会》《日本文化论的变迁》《十国前政要论“全球公共伦理”》(翻译)以及主編日本研究丛书《东亚视野中的日本文化》七卷等等。

 

                                                         (新闻来源:日中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