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时间:作者:

 

2019年6月29—30日,“2019中国•衡水董仲舒与儒家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衡水隆重召开。本次会议由政协衡水市委员会、中华孔子学会董仲舒研究委员会、中国实学研究会、河北省董仲舒研究会共同主办,由衡水学院承办。研讨会的主题为“董仲舒儒家思想的时代价值与现代意义”。来自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海外专家学者以及中国大陆和台湾、澳门地区的11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会议。衡水学院党委书记王守忠、校长田光和党委副书记卢援助参加开幕式。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河北日报、河北新闻网、河北广播电视台、衡水日报、衡水电视台、衡水广播电视网、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文化衡水》编辑部等30多家新闻媒体参加此次大会。

29日上午,会议开幕式由衡水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李洪林主持。衡水学院党委书记王守忠首先致辞。王守忠书记在致辞中介绍了衡水学院利用学科优势,积极参与地方文化建设的诸多活动,以及近年来衡水学院在传承、弘扬董子文化中取得的骄人成绩。

中华孔子学会董仲舒研究委员会会长、董子学院首席研究专家、上海交通大学余治平教授做了题为《风雨沧桑七十年,董学研究归正道》的致辞。他将新中国成立至今的董学研究历程分成七个阶段,讲述了其荒芜、复苏、转型、繁荣的发展历程,呼吁学者以学术为本、守护学术、推动学术,为董学研究注入现代养分,释放哲学解释力,激活董学新生命。

中国实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国防大学朱康有教授做了题为《董仲舒思想的政治哲学智慧及其价值》的致辞。他强调从治国理政上发挥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性。董仲舒的政治哲学论证了政治的统一性、来源性、现实性、合法性的问题,具有“经世致用”的实学功能,深挖其中的智慧,可以为现代国家治理乃至全球治理提供有益的借鉴。

最后,中共衡水市委书记王景武致辞。王景武书记在致辞中表示,董子文化博大精深、内涵丰富、活力生生不息,这座“宝库”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宝藏。我们将树立打造董子文化圣地的目标,把研讨会一届一届办下去,办成衡水的又一张靓丽名片,用董子文化汇聚全球目光,汇集全球智慧,让世界了解董子、走近衡水,让董子文化走向世界、造福人民。

开幕式之后,进行了第一场专家主题演讲。上半场由天津工会管理干部学院陈寒鸣教授主持。人民出版社的金春峰教授、台湾政治大学董金裕教授、中山大学李宗桂教授、中国孔子研究院杨朝明教授、浙江省社科院吴光教授分别做了主题演讲。

金春峰教授演讲的题目是《从建构“社会共同体”看“三纲五常”的批判继承》,他明确指出董仲舒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和“奉天法古”为“三纲五常”作了新的理论论证,使“三纲五常”具有了神圣性和权威性,成为超越世俗、人群学说之上的道德与人伦关系。经过董仲舒,中国的“纲常名教”真正建立了起来,这就为“社会共同体”奠定了理论基础。

董金裕教授演讲的题目是《“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他首先探讨“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之说的由来,进而根据学术发展的事实,指出汉武帝为五经而不为诸子百家立博士,确实是在“表章六经”,但不能据以认定此举就是“独尊儒术”。更何况依据诸子百家的实际传承,也不能说是“罢黜百家”。依“独尊儒术”与“罢黜百家”的语意判断,两者立则两立,破则两破,可见实际上并没有此种互为关联的政策存在。

李宗桂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儒学的精神方向》,他指出董仲舒儒学是真正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新儒学,并将董仲舒儒学的精神方向概括为“向前、向上、向善、向实”八个字。主张更化即“向前”;倡导一统、重视礼乐教化,即“向上”;统一思想、整合价值,即引人“向善”;解决现实问题,不尚空谈,即“向实”。李宗桂教授认为董仲舒是政治化、实践性的儒家,积极寻求与政治家合作,内圣外王之道兼备,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样的儒家才是真儒家。

杨朝明教授演讲的题目是《怎样理解董仲舒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王充“孔子之文在仲舒”说诠解》,他以王充《论衡》中对董仲舒的评论作为基点进行思考,对《超奇》篇所说“文王之文在孔子,孔子之文在仲舒”进行了评析,指出这里的“文”乃文化之意。周文王、孔子、董仲舒是中国文化史上三位重要的思想家,董仲舒的贡献就是使先秦孔孟荀的文化“落地”了。杨朝明教授形象地将中华文化比喻为大树,主干是儒家文化,根脉是孔子之前的“文王之文”,而董仲舒使儒家思想和现实相结合,才使中华文化的大树有了这样的姿态,伸展出枝条,开结出花果。

吴光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皆绝其道,勿使并进”再解读》,他指出所谓“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语,其实是近人和今人出于反孔反封建的需要,牵强附会地强加给董仲舒的,董仲舒本人并没有说过。董仲舒主张“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说明董仲舒其实是承认百家之说存在的,只不过不允许他们与儒家地位平等罢了。无论是汉武帝,还是汉武帝以后的历代帝王,尽管他们在主观上都想独尊一家,但在客观上都做不到。客观的格局一般都是“一元主导,多元共存”。“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既不符合董仲舒建议的原意,也不合乎汉武帝以后百家共存、儒释道互动的传统思想格局。

 

 

下半场由武汉大学欧阳祯人教授主持。复旦大学谢遐龄教授、山东大学孟祥才教授、日本北九州大学邓红教授、韩国安养大学孙兴彻教授、浙江大学何善蒙教授分别做了主题演讲。

谢遐龄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礼学思想初探》。他指出,董仲舒六艺皆尊,独重《春秋》。六艺之学,解决的是统治集团(天子、诸侯、士大夫)思想建设问题。春秋学要解决的是最为急迫的问题——统治集团成员在治国理政中不犯错误。所谓正确、错误,衡量准则不是得失成败之类的利益,而是王道、天道。董仲舒确定下天、君、民的关系,主张“以人随君,以君随天”,并宣称“屈民而伸君,屈君而伸天”,这是礼学的基本构架。董子礼学为仁政提供了理论根据。

孟祥才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关于统治权合法性的阐释》。他认为,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和《春秋繁露》等著作中,系统地阐述了“君权神授”的理论,用“天人感应”将天意与人为沟通起来,给朝代更替和皇权转移一个较以往更为合理的诠释,从而奠定了中国此后两千多年皇权亦即统治权合法性的最经典的主流意识。在中国历史上,董仲舒对于统治权合法性理论的构建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在他之后,与“君权神授”相匹配,依血缘关系的有序继承的合法性和忠君观念的正当性就几乎成为社会的共识。

邓红教授演讲的题目是《<春秋繁露>辨伪三流派论》。他指出,《春秋繁露》是研究董仲舒思想的重要材料,更是研究汉代思想的重要文献,但《春秋繁露》历来存在着文献辨伪问题。考证《春秋繁露》真伪的学者大致可分为“推论派”“唯理派”和“文献互见派”,他们各自提出了一些真知灼见,但都缺乏确切证据。“考据之学”和研究董仲舒哲学思想的“义理之学”属于不同的学术分野,应有各自的独立性。

孙兴彻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的人间观》,他以“天人感应说”与政治观的联系为中心来研究董仲舒的人间观,指出董仲舒人间观的主要内容是以“性三品说”“知识论”“教化论”为中心。董仲舒的人间观以“性情论”为核心,将最高真理和人应该志向的目标放在“天意”上。“圣人”通过首先理解和实践“天意”,进而实施教化,这是“天命”。董仲舒通过强调天意,试图建立可以惩罚最高权力者天子的牵制机制。董仲舒强调汉代是“以春秋大义为中心而建立的大统一”,即“春秋大一统”国家的政治理念,并依此重新确立了人间观。

何善蒙教授演讲的题目是《<春秋繁露>论“心”》。他对《春秋繁露》中出现的“心”进行了统计、分类,并具体讨论了心与董仲舒思想之间的内在关联。首先,对于董氏天人感应的思想系统来说,心具有关键性的影响,心的情感维度是天人沟通的基础、表征;而心的认知和判断的能力,则是董氏天人感应思想之所以可以成为一个双向互动结构的关键所在。其次,如果从传统政治形式的架构来说,董氏对于心的主宰义的强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正是在心的主宰义之上,董仲舒对于心君一体的政治形态作了最为完善的架构,而这对于传统政治来说,具有根本性影响。

以上10位教授的演讲,高屋建瓴,见解独到,让大家开阔了眼界,加深了对董仲舒思想的理解。

本次国际学术研讨会共收到论文94篇。根据论文主题,分组讨论共分为8场进行,小组发言60余人次。在交流过程中,很多文章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这些董学研究成果,从哲学、政治、伦理、教育、美学、史学、文献学等多个方面,对董仲舒的思想进行了精深辨析,在董仲舒研究的诸多问题上都取得了新的突破,达到了对董仲舒思想及其时代价值的更加准确的崭新认识,为今后董仲舒研究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参考成果。

30日上午,与会专家学者到衡水中国书画博物馆参加了“第二届‘董子杯’全国书法大展开幕式”。“董子杯”书法作品的内容,以董仲舒的名言名句和历代包括当代名人学者对董子的评价,以及关于董仲舒的诗文楹联为内容。这种把学术研讨会和书法大展活动相结合,“言必儒学、书即董子”的形式,有利于推动董仲舒儒家思想的精华在更多层次、更广领域得以弘扬。

开幕式首先由衡水市政府市长吴晓华致辞,之后由中国书协副主席、河北省书协主席刘金凯致辞,中书协草书委员会副主任、荣宝斋艺术总监、“董子杯”全国书法大展评委张旭光致辞。接下来,中国书协理事、行书委员会秘书长,河北省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刘月卯宣布获奖作者名单,获奖代表上台领奖,河北省政协副主席边发吉宣布展览开幕。专家学者参观书法展。

参观完毕,进行了第二场专家演讲。上半场由《光明日报》国学版主编梁枢主持。台湾辅仁大学陈福滨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韩星教授、河北师范大学秦进才教授、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傅永吉教授分别做了主题演讲。

陈福滨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的历史观与政治哲学》。他指出,董仲舒的历史观以“三统”“三正”“四法”“质文”为王权变化的内容,而“三统”“三正”“四法”“质文”又以阴阳为基础。同时,董仲舒认为具体的历史变化之中心力量是王权,君王受天命而王,改变了朝代,进而促进政治制度与百姓生活的改变。董子的政治论,一方面肯定了王权的强大,一方面提出抑制王权的方法。这既是向权力的适应,也是对权力的抵抗。

韩星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的批判精神与王道构建》。他从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王道大义、王道三纲、王道理想四个方面进行论述,指出董仲舒的批判精神和王道构建集中在“《春秋》作新王”上。《春秋》王道的精义是仁义,主体是礼义。在董仲舒的王道体系中,王权受天道制约,王道之三纲之上还有更为根本的一纲,即天为王纲。董仲舒盛赞古代的圣王之治,并不是为了发思古之幽情,而是由强烈的现实关怀和经世动机。董仲舒有强烈的现实性,试图使汉武帝效法尧舜禹文武周公这些圣王,以“兴仁谊之休德,明帝王之法制,建太平之道也”。

秦进才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关系新探》。他指出,董仲舒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关系是个老问题。从时间角度看,董仲舒不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最早建议者。从内容方面看,董仲舒主张大一统,六艺之科、孔子之术与“独尊儒术”并不相等,汉代儒术并非都受到了独尊,董仲舒建议不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从源流方面看,易白沙所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董仲舒并非西汉的董仲舒,董仲舒无力实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六经是华夏民族的元典,诸子的共同资源,汉武帝表章六经,并非“独尊儒术”。总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于情于理都与董仲舒无关。

傅永吉教授演讲的题目是《中华生命大智慧的人文信仰之维》。他重点探讨了作为中华生命大智慧的儒家传统与中华人文信仰之关系。儒家强调人的“主体性”与“主体际性”之统一与全面自觉,强调人类特别是精英群体通过“自诚明”的内省功夫而修养仁、义、礼为基本内涵的美德,以士君子为健康人格的基本标准,并进而“希贤希圣”并努力成贤成圣,走致崇高神圣的向上攀援之路,彰显人类特有的“半神”属性,即人之为人之最高本质是道德文化动物这一现实而超越的精神特质,成就人“与天地参”“为天地立心”之独特地位、价值和使命。在现代化进程中,重塑人文信仰是中华民族当下最迫切的群体性的精神需求,开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资源,与近百年来革命和建设实践中积淀起的新文化相结合,才能为人民大众提供绿色的精神食粮,为现代化新生活培基筑魂。

下半场由山东省社科院涂可国教授主持。陕西师范大学林乐昌教授、山东大学王新春教授、江苏省社科院胡发贵研究员、衡水学院特聘韩国专家金周昌教授分别做了主题演讲。

林乐昌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论董仲舒与张载的天人之学》。他指出,董仲舒与张载是各自时代的儒学代言人。他们都使用“天—人”框架,也都突出了天人合一观念,但二人的天论、天道论以及天人合一观念存在着差异。在天论方面,董仲舒的天论,更强调天的自然意涵,而张载突出的则是天对宇宙的主导作用,以及天是一切道德价值的终极根源;在天道论方面,他们都重视阴阳之气,但董仲舒主张“天道之大者在阴阳”,张载则主张天道之大者在天而不在阴阳;在天人合一观念上,董仲舒的天人合一主要是通过“感应”机制发挥作用,而张载则回避自然“感应”论,强调道德工夫论。

王新春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春秋公羊学与易学的会通》。他指出,作为春秋公羊学的一代宗师,董仲舒以天人之学的视域解读《春秋》,敞开了春秋学的天人之学底蕴,实现了“推见至隐”的春秋公羊学与“本隐之以显”的易学的会通,开显了通贯三才的王道,标举了人偶副天地的生命自觉,揭示了王之以成民性为任而以人文化成天下的王道愿景,重建了仁义之道,最终以春秋公羊学确立了汉代经学的典范形态与基本精神。

胡发贵研究员演讲的题目是《“儒如五谷”视域下的“独尊儒术”》。他指出,历史上的“儒如五谷”之说颇为生动地揭示了古代社会对儒家的依赖。首先,儒家的人伦日用性。儒学在古代中国,从来就不单纯是一种学术思想,而是发挥着重要的“治平”功能。其次,“人为贵”的人本与仁爱思想。其三,重民生和“与民同乐”。其四,“得民心者得天下”的民本思想。儒家本身对古代社会的“五谷”一样的重要意义,是董仲舒“独尊儒术”的思想价值基础和前提,在此层面上,“独尊儒术”之提出,固有时间和人物上的偶然性,但其问世亦是必然的。

金周昌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董仲舒天下命运共同体理念研究》。他指出,董仲舒制定了当时的天下命运共同体综合设计图式。董仲舒认为只有以儒家思想为指导,人民才能够真正过上正常的生活,才能实现社会统合,才能实现天下太平。董仲舒承孔子之文,以立春秋之大义,致力于建立一套完善的人类社会统合思维体系,着力打造阴阳道德哲学体系。董仲舒强调天下命运共同体的核心是“和谐”,通过这一和谐,才能实现共同体内部的稳定平衡。

30日中午大会举行闭幕式。余治平教授主持闭幕式。中国人民大学韩星教授做学术总结发言。韩教授概括了这次大会的两个特点:第一,专家云集,真正体现“国际性”;第二,成果丰硕,格外凸显“时代性”。最后由衡水学院校长田光教授致闭幕辞。田校长指出,传统是民族的本,每一个辉煌的文明,都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作支撑,都离不开先人的智慧。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离不开对优秀文化传统的继承发展。研究董子思想,看似是对传统的回归,其实是在大踏步走向现代、走向未来。

期间,还套开了中华孔子学会董仲舒研究委员会理事会。

会议结束后,学者们分别参观了枣强县大原书院、后旧县董子祠和景县广川董子园。

此次“2019中国•衡水董仲舒与儒家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是近年来衡水学院举办的第7次大规模的董学研究国际会议。对于推动董学研究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加快董学研究的国际化,以及扩大衡水学院的国际影响都有着重大的意义。

 

                                           (新闻来源:衡水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