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时间:作者:

在从传统走向现代,从现代走向未来的道路上,我们该如何与时俱进推广普及中国传统文化,以及怎么样看待现在的国学热、儒学热、阳明文化热现象等问题?4月17日下午,著名学者吴光教授登临扬州讲坛,带来“国学·儒学·阳明学的当代定位与基本精神”,对上述问题一一作了解答。讲座结束后,吴光教授接受了会客厅专访。

记者:吴教授您好,张之洞说过一句话,“古人世运之明晦,人才之盛,其表在政,其里在学”,您觉得应当如何理解当前的国学热?

吴光:张之洞的这句话涉及到两个问题,一是学术在历史中的地位;二是学术与政治的关系。学术和政治,应该是引导的关系。张之洞讲到世运,国学的复兴、儒学的复兴,也是应运而生,我在09年就讲过当代儒学的复兴和发展方向,举了很多例子。

记者:国学热是应运而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亲近国学,探究国学的魅力,您觉得怎样让他们更好地接受传统文化、热爱传统文化?

吴光:国学有不同的层次,有启蒙教育,有学术历练,也有思想的推广,对青少年的教育,要从小抓起,国学进中小学非常重要。国学的教育,要循序渐进,由浅入深,最浅的是“三百千弟”,即《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这类启蒙读本;在这之后,读一些国学的著作,比如四书五经,在四书五经中,先读四书;在四书里头,先读《论语》,因为《论语》像一本百科全书,对为人为政都有思想的引导和智慧。有人说《易经》是五经之首,从某些角度来说,是这样的。但是《易经》很难读,要年轻人去读《易经》,是不现实也不切实际的。除了循序渐进外,还要重视践行,光是口头上的理解,知而不行,等于不知,行是重点。

记者:我们看到您在网络上讲《论语》,您在讲《论语》的时候,理想的读者是什么样的?

吴光:重点是青少年。《论语》可以归结为八个字:为人、为学、为政、为道。为道是最高的,做人首先要从为学开始。我母校桐庐中学,因为我是学校第一个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的,现在在国学方面有一些成绩,所以他们给我建了一个吴光国学馆,以我的名字命名。我们寄望于青少年的国学教育,所以愿意在中学里开一个国学馆。既然建起来了,我就建议他们好好开展活动,我捐了十万元钱,钱不多,但是希望能够推动青少年国学的教育。

记者:围绕着师承、地域、问题,都可能会形成一定的学派,比如您在讲座中就提到浙东学派。在清代也有扬州学派,您怎样评价扬州学派?

吴光:我的老师,是清史所的著名清史专家戴逸先生。戴逸先生是常州人。他讲清代的经学,过去是讲三大派:常州学派、扬州学派,还有安徽的皖派。我进清史所之后,戴逸先生知道我研究清代学术思想史,给我一个题目,要我做浙东学派。我说,我做浙东学派,要跟梁启超不一样。梁启超只讲浙东史学派,不讲浙东经学派,许多人都受了梁启超的影响。我说,浙东学派是明经通史,经史并重的,我要把这个观念纠正过来,要讲浙东经史学派。我写了文章作了论证之后,戴逸先生很欣赏我的结论,接受了我的观点,也讲浙江经史学派了。汪中、阮元、焦循、刘师培等,都是扬州学派代表人物。汪中也是经史并重,既通经学,又通史学的,写过《荀卿子通论》,为荀子正名,这是他的代表作。扬州学派在经学史上有重要的地位,应该要很好地加以发掘,现在关于扬州学派的单个的论述是有的,但是资料的汇集还没有见到,需要有学术带头人,带头来承担这项工作。

                                                                                            (新闻来源:扬州广播电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