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时间:作者:

浙江是中国儒学史上的重镇,其求真务实的理性精神、以民为本的经世情怀、会通三教的恢弘气魄,令人敬仰、给人启迪、予人激励。为继承好、发扬好浙江儒学这样一笔宝贵而丰富的文化遗产,提升会员的人格境界和推广能力,更好地将国学大众化、生活化、实践化。经学会研究决定,举办一期以“浙江儒学史”为专题的公益性培训班。培训对象以团体会员单位中的负责人与骨干会员为主,适当接受个人会员参加。培训内容主要围绕浙江儒学史上的主要代表人物和学术派别展开。

7月7日—11日,浙江省儒学学会“浙江儒学史”专题培训班在杭州环岛宾馆顺利举办,本次培训班为期5天,授课教师10名,来自温岭、温州、台州、金华、衢州、平湖、余姚、杭州等地30余名会员参加了培训。

7月7日上午九点,浙江省儒学学会“浙江儒学史”专题培训班开班仪式在杭州文澜书院正式举行。浙江省儒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曹锦炎教授,副会长王宇研究员、王福和教授和培训班学员、学会秘书处工作人员共同参加了仪式。曹锦炎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在开班仪式上指出:这几年随着民族的复兴、民族的自信,带来了学国学的一个热潮。儒学是国学最根本的基础,如何能够让儒学普及,并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这是从事传统文化研究者应该努力的方向。浙江省儒学学会成立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浙江儒学的研究,此次我们专门设计了以“浙江儒学史”为专题的培训班,通知发出后,会员报名非常的踊跃,由于经费关系,我们不可能大量的招收,所以好多学员这次没能参加。虽然筹备时间短,但是我们精心设计了课程,安排了非常好的师资,有针对性的讲述浙江儒学史上有代表性的流派、学人、文化现象等。学习班的学习,是一个短暂的过程,也许有的学员对儒学研究很深,就可能会觉得非常合胃口;也有的学员可能儒学的根底还不够,觉得很难。我觉得难跟易是相对而成的,如果大家是抱着对儒学、对中国文化一种敬畏的心态,我想大家一定能够学好。希望大家在短短的几天培训时间里,能够对浙江儒学真正的有所了解,并在今后的工作当中对浙江儒学的普及工作做出更大贡献。同时希望大家支持我们学会的工作,共同把儒学研究普及做得更好!接着王宇副会长针对提出培训提出几个注意事项。简短的开班仪式结束后,全体人员合影留念。

上午九点半,浙江工业大学王福和教授为培训班学员正式开讲,授课内容为《“和而不同”与中国比较文学》。王教授说:《论语》中讲“君子和而不同”,《中庸》中也讲到“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和而不同”为我们正确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剂良方。它告诫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必须要独立思考,不能人云亦云,不能随声附和。同时,还要充分尊重“他者”,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者”。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学会协调各种人际关系,创造一个和谐宽松,友好合作的学习、生活和工作环境。“和而不同”显示出孔子思想深刻的哲理和高度的智慧,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世界名片”。“和而不同”可以贯穿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既可以小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人际交际,也可以大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和而不同”承认差别,尊重差别,平等对话,是我国的外交理念。

7月7日下午,浙江工商大学白效咏副教授给培训班学员授课,题目为《王充与浙江儒学》。白教授首先从儒学的诞生谈起,儒学的发源地鲁国是周公的封地,深厚的文化底蕴为孔子创立儒学提供了土壤。儒学一诞生即成为显学,学徒众多,影响广泛。汉武帝“罢黜百家、表章六经”,儒学成为唯一的官方学说,对儒学的发展起了极大的推进作用,儒学进入全盛期。《汉书·艺文志》对儒家学派的特点的概括性评价,成为之后衡量一种学说是否属于儒家学派的基本标准:一是以六经为基本经典,二是以仁义为基本价值取向,三是以尧舜周文武与孔子为崇拜的主要偶像,或者说尊奉的圣贤。

白教授说:王充是一代名儒、浙学先驱。他天分高,用功勤,博通众流百家之言。王充的学说以儒学为主体,打通各家学说,并吸纳新的历史经验、知识,以及自然科学的新成果,加以整合、发明。其思想学术特色一是“疾虚妄”、实事求是;二是反对株守章句;三是通经致用。白教授认为这既有浙江实学(重视工商业,重视民生,讲求实用)的浸润,又受中原儒学的影响,王充兼采浙江实学和中原儒学的治学风格,可算秦汉以至晋唐浙江儒学的一大特色。

浙江省社科院哲学所王宇研究员为培训班学员授课第三讲,讲课题目为《永嘉学派与南宋浙江儒学》。授课内容从永嘉学派的产生背景;永嘉学派的人物和分期;永嘉学派的思想观点;几点启示四个层面展开。温州本是一个文化边缘地带,北宋中后期的太学法改革是温州文化飞跃的契机。温州人到开封、西京洛阳读书,获得最新的知识,传习了二程理学。程学成为产生永嘉学派的思想来源,叶适对永嘉学派思想进行总结和提升,写作了《习学记言序目》,成为永嘉学派的集大成者。科举对永嘉学派思想的传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曾有“场屋之权,尽归三温人”之说,这三个人就是永嘉学派的代表人物叶适、陈傅良和蔡幼学。

王宇研究员从永嘉学派的事功思想、制度新学、认识论、道统论的批判、道法二元论,以及自治说、儒吏说等方面细细梳理其思想主张。永嘉学派与朱熹的道学、陆九渊的心学,并列为"南宋三大学派",深远地影响了后世。其在宋代的崛起对当代温州文化的发展,有很多有益的启示:文化资本、经济资本、社会资本需要良性互动;区域文化要善于把握和运用宏观制度环境变迁所带来的机遇;创业精神带来的温州文化的开放性和流动性。

第四讲由浙江省委党校董根洪教授主讲,题目为《王阳明的思想及其意义》。董教授说:王阳明作为“明第一流人物,立德、立功、立言,皆踞绝顶。”他生活的明代中叶,是一个矛盾重重、内外交困、危机四伏的时代。王阳明认为根本原因在人心沦丧、道德堕落,其原因又在学术不明。而学术不明的原因则由朱熹理学的空疏烦琐的流弊造成。为了纠正弊端、端正人心,王阳明就创立新说,即以“致良知”为核心的“阳明心学”。阳明的“良知”是对孔孟“仁”的学说的发展,开拓了儒家仁学的新境界。“知行合一”说无论在理论上或是道德实践上都具有“补偏救弊”的积极作用。“阳明心学”的出现是朱熹理学的一种必然反动,同时,也标志着宋明理学的终结。董教授指出弘扬王阳明思想的时代意义有四点:必须具有强烈的承担意识责任意识使命意识;加强道德修养和道德建设;树立自主自信自由平等意识;重视实践实务。

浙江科技学院张嵎教授为大家讲授第五讲——《定海黄式三、黄以周的学术思想》。张教授讲到:定海黄式三是晚清时期的学术名家,他的儿子黄以周与俞樾、孙诒让并称为“浙江三先生”。黄式三、黄以周父子以实事就是的学术作风,提出以“礼”代“理”的思想要求,意在挽救宋学空疏的流弊,强调个人修养从学礼开始,制度改良和维设是社会的核心问题。黄以周专力治经,尤精于“三礼”,其一百余万字的《礼书通故》,集礼学之大成,是记述“礼”最完备、且独具见解的著作。张教授说:“礼”的精神,以一言概之,就是等差和谐。它承认人的自然生命有等差,比如父与子,兄与弟;也承认不同个体因为职业不同、社会责任不同而客观形成的位置等差性。但是,它也强调等差之间的相互关爱、友好和尊重,相互关系的和谐。显然,“礼”的精神意义是21世纪文化建设不能缺略的思想资源。

随后是学员交流学习心得,由张嵎教授主持。来自杭州文物保护管理所的卢英振副研究员、台州路桥黄绾纪念馆的林筠珍馆长、平湖陆稼书研究会的金卫其会长、金华浦江嵩溪学社的傅东南先生、萧山区儒学会讲师团的蒋建丽副团长、衢州儒学馆的占剑馆长等纷纷上台发言,交流学习感悟与收获,都觉得学会组织的此次培训,使得大家对浙江儒学史有了一个脉络清晰的深入了解,是一道学术大餐。发言者并各自结合自己的工作,谈了在儒学普及工作中的体会:有艰辛、有困惑、有误解,更多的是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老百姓的认可,自身的国学素养及身心健康也得到了提升,感受到了儒学普及推广工作积极的社会意义,这是一份神圣的工作,值得为之努力!

浙江省社科院哲学所张宏敏副研究员为学员带来第六讲,题目为《“儒者之学,经纬天地”:黄宗羲思想的实学维度》。作为“余姚四先贤之一”(严子陵、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黄宗羲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清代浙东经史学派”的开山祖师与理论奠基者,在清代前期与孙奇逢、李颙并称“国初三大儒”;清末以降与顾炎武、王夫之并誉为“明清之际三大进步思想家”。张宏敏副研究员着重介绍了黄宗羲的政治思想代表作——《明夷待访录》。他说著作中所表达的具有民主启蒙精神的政治和社会理想,标志着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开始从制度上来认识社会、政治和历史,这在中国思想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黄宗羲是一代伟人,由黄宗羲开创的清代浙东经史学派,是一个富有特色的学术流派,其基本学术特色是明经通史,综会诸家,其根本的学术精神是经世致用、力行实践的精神。这个学派不仅在清代学术文化史上大放异彩,而且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举足轻重,值得深入研究,发扬光大。

浙江大学哲学系何善蒙教授为学员授课题目为《吴兴沈氏与浙江儒学》。何教授说:在魏晋南北朝之前,浙江在中国文化版图上没有什么地位,占主导地位的是中原文化。五胡乱华以后,东晋在建康建立,北人南迁,南北文化交融,给浙江文化带来了新契机。魏晋南北朝是浙江儒学的开端,其传统最能代表浙江儒学的特色。何教授特别指出:南迁来的北方世家豪族,王谢袁萧四大姓为大。而江南豪族,朱张顾陆四门势力最雄厚,主要活跃在孙吴及西晋初年。两晋之际,义兴周氏、吴兴沈氏代之而起。

沈氏在秦汉之际,由江北迁居江南。秦汉时期,沈氏历代有官。自沈戎起,避地徙居会稽乌程县,从此子孙蕃衍,累世显赫,文武昭著。何教授介绍,吴兴沈氏门风经历了这样几个转变:在东汉,以德行名世;晋宋之间,以武功扬名;齐梁之间,从武力强宗转向文化士族;在陈代,以文史著名。沈氏家族由最初的能征善战,转变成锐意崇文,这样的转变有其时代背景。而其家族治学具三个特点:孝义为重的儒家伦理践行;经史并重的儒学传统和开放包容的学术视野。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何俊教授为学员讲授了《胡瑗与浙江儒学》。何教授说,一谈浙江儒学,大家讲的最多的是浙东永嘉学派、永康学派等,而忽略来自浙西以胡瑗为代表的“湖学”。胡瑗与孙复、石介被称为“宋初三先生”,被认为是宋明理学的源头。胡瑗于苏湖行教二十年,后受邀在太学主讲,晚年致仕退居杭州。他创立了以类群居讲学、因材施教的教学方法,是我国教育改革之先驱。

何俊教授强调胡瑗为贯彻其“明体达用”的教育思想,首创“分斋”(分班)教学制度,设“经义”“治事”两斋,依据学生的才能、兴趣、志向施教。“经义”主要学习六经,是培养学术人才的;“治事”分为治民、讲武、堰水(水利)和历算等科,是一种职业教育。凡入“治事”斋的学生,每人选一个主科,选一个副科。目的是使学生既能领悟经典义理,又能学到实际应用的本领,胜任行政、军事、水利等专业性的工作。要求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并具有一定的音乐素养,这在中国教育史上是个创举。何俊教授表示,“所有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能够解决当下的问题。”根据北宋的社会现实,胡瑗改革了教学模式并在当时掀起了潮流。在何教授看来,胡瑗思想成就是为北宋打开了方向,其中两个最基本的光环是具有理性精神和人文情怀。何教授认为,胡瑗思想留给当代的启示是开放性的。“地方经验的中央化和地方知识的普遍意义”同样能够应用到学校教育上,如何取其精华、理性运用于现实问题的解决,十分重要。

浙江工商大学历史系宫云维教授为学员讲授《章太炎与浙江近代儒学》。宫教授首先对章太炎生平做了一个简要的介绍:出生于书香门第,接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从学经学大师俞樾,并向谭献、孙诒让、高学治、黄以周、宋衡等名师问学。学贯中西,博通诸学,研究领域十分广泛,著述甚丰。是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思想家、著名学者。宫教授认为纵观章太炎的一生,是革命与讲学并举的。“甲午战争”爆发,章太炎加入了变法救亡运动,同时开始涉足西学。后东游日本,设会讲学,提倡国粹。他反对袁世凯帝制,参加护法。“九一八事变”后,他力主抗日,并于苏州开办章氏国学讲习会,主编《制言》杂志,宣讲中国传统文化,发扬民族精神。晚年时,太炎先生对日本侵略中国的行径表现出强烈愤慨,赞成并毅然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1935年,为“阐扬国故,复兴国学”,在苏州再办“章氏国学讲习会”,以讲学为业,直至病故。

宫教授说:章太炎的儒学特点首先是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夷夏观念)、初步的民主思想(受黄宗羲王夫之的影响)和“经世应务”“独立求是”的务实精神;其次在学术上注重考据,擅长义理;第三是具有严谨朴实的学风,高洁正直的操行。宫教授认为章太炎儒学研究的特点一是有童子功;二是不囿一隅。他摭拾诸子,援子学考释儒学,重新估定儒学的历史价值,并通过调整经学与子学的关系,打破儒家传统的限囿。还在学术上援佛学阐释儒学,在理论上用佛学改造儒学,在思想上通过提倡佛学来相对降低儒学的地位,在现实意义上以佛学来拟补儒学的不足。三是善于接受新事物,旁采远西,对近代西方自然科学都有涉猎;将社会学理论与六经皆史结合起来,从社会史角度研究儒学。

杭州师范大学国学院邓新文教授为学员授课题目为《儒学精髓与人生智慧》,这也是“浙江儒学史”专题培训班第十讲,最后一堂课。邓教授认为儒学的精髓,若用一个字来概括的话,他认为那就是“礼”字。邓教授通过对“礼”字的溯源,让大家知道“礼”是一种有分寸的行动方式,“礼之魂在于仁”,它伴随着文化的传承,早已与我们的生活休戚相关。邓教授接着从当前一些崇尚西方文化中心主义,取向上全盘西化现象入手,用事实说明盲目学西洋会带来水土不服。他比较了中国与西方的“理”的不同,指出,中国人强调的是“情理”,西方所重的是“物理”。“物理”是静态的,固定的,是一种工具;而“情理”是生命的现场直播,是不断呈现的。在中国,人是活的,是变通的,不能由固定的规则和理论框定。邓教授引用辜鸿铭的“欧洲宗教要人们做一个好人,中国的宗教则要人们做一个识礼的好人;基督教教人爱人,孔子则教人爱之以礼”,说明东方的“爱之以礼”比起西方的“爱人”更具优势。最后邓教授指出“礼”的一大具体表现——五伦之教:“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更使得中华文化延绵不断,显示出强大生命力。一个社会若没有“礼”,那么社会不会有序,国家不会兴旺,百姓不会幸福。邓教授的讲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生动鲜活的事例,讲述了儒家文化的精髓和智慧,让在场学员对儒家文化有了更深切的体会和认识,让大家进一步认识到“礼”的意义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

7月11日,浙江省儒学学会“浙江儒学史”专题培训班举行结业典礼,由王宇副会长主持,曹锦炎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作总结性发言。他说:天气非常炎热,五天来,大家始终能够坚持认真听讲,认真学习,非常不容易!这一次我们将浙江儒学史从古至今作了一个大概的梳理,邀请的讲师都是这方面的名家,相信大家学了以后一定都有些收获。这样的培训班,我们学会以后还会继续办,也希望大家能够多提意见和建议,比如以后再举行培训,选择什么样的专题?接着他为学员们颁发结业证书并合影留念。至此浙江省儒学学会“浙江儒学史”专题培训班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