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时间:作者:

                                  张浚生会长

 

各位理事、各位会员:

非常高兴,今天在温岭召开理事扩大会。首先要向温岭市委市政府、温岭儒学学会表示衷心的感谢!非常难得在这里开会,一是温岭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昨天朱明连副市长整个下午参加了我们所有的活动。有时候到哪里开会,领导来参加了以后,讲完话就走了,而朱副市长昨天是整整一个下午参加活动;徐淼书记是今天凌晨1点钟才回到温岭,早上赶来参加我们的会议。现在市里的领导同志工作确实非常忙,能如此重视我们的活动,非常难得,我们要向他们表示深深地感谢!二是温岭儒学学会的同志非常认真,今年4月份,他们的吴志文名誉会长、李椒良会长、张天俊副会长等同志专门到杭州邀请我们来这里开会。来了以后看到他们确实是事先做了非常好的准备,给了我们一个非常良好的会议环境和安排,我们也要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起立鞠躬)!所以首先向他们表示感谢!这次会议也是别开生面,昨天我们还到长屿硐天文圣硐举行了一个祭孔的典礼。这种典礼我们过去很少举行,这项活动也办得非常好,仪式庄严隆重,在这项活动中还把温岭富有地方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组织起来宣扬儒学文化,用这种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宣传、弘扬儒学,应该说更容易得到广大群众的接受,这是很有意义的!

在这次会议上,吴光执行会长介绍了当代儒学发展的态势和方向;董平教授介绍了阳明学研究的现状;王宇副秘书长作了学会2015年度工作报告和财务报告,大家也进行了审议。王宇副秘书长的报告从四个方面总结了学会2015年所作的各项工作,这里面既总结归纳了我们省儒学学会本级所作的工作,同时把我们学会的主要的基层会员单位所作的工作做了很好的总结,本次会议还增补了四名团体理事,所以说这次会议内容非常丰富。

刚才吴光执行会长介绍了当代儒学发展的态势和方向,其实作为儒学来讲,从孔子创立儒学开始,两千多年来,儒学从来都是既有兴旺的时期,也有受到挫折的时期,不是一帆风顺的。当年创立的时候,诸子百家各种学说都在发表,到秦始皇的时候,主要是法家的思想。只重视法家思想出现了不少问题,导致二世而竭;到汉武帝的时候,又重新把儒学重视起来——“独尊儒学,罢黜百家”;但是后来也不是每个朝代都是尊重儒学的,有的时候是尊重道家,有的时候尊重佛学,所以我觉得作为我们研究、传承儒学的团体来讲的话,应该说现在是处在一个最好的时期,刚才吴光执行会长也做了一个很好的归纳,特别是习近平同志当了总书记以后,在他的一系列治国理政的重要讲话中,他非常注重发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而儒学正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可以说这段时期是我们儒学重大的振兴时期,不是任何时候都有这个情况。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它确实富有生命力,它有时候兴起,有时受到冷落,但最终还是不断发展、前进,如果一种文化、学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挫折以后,这个文化、学说就中断了,就说明它没有生命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之所以几千年来绵延不断,就说明了它有很强大的生命力。几个主要的世界在文明为什么会中断呢?说明它的生命力不够强。

我们去年一年所作的工作,王宇副秘书长刚刚做了介绍,在全体理事、会员的努力下,学会无论在学习、研究、传承,还是在践行儒学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学会还跟国内外的儒学界开展了广泛的交流。特别是我们去年的《干部儒学读本》正式出版了,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好评,也可能是给干部编写学习儒学的通俗读本,我们还是第一家。但是据说这个书名引起了一些误会,有人说这是给干部读的,我不是干部,不适合我,这还影响了书的销量(笑声),其实最早定的书名为《党员干部儒学读本》,想想范围太窄了,就把党员两个字去掉了,结果还是出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想如果再版的时候,想想办法取另外一个名字。这本书确实编得很好,适应的人群很广泛。从我个人来讲,当时参与了多次编辑会议,当时编辑会议的时候,拿来的稿子都是打印的,看起来不那么舒服,但我还是认真看了。这本书出来以后,重新再认真地看了一遍,我觉得书的内容确实非常丰富,有一些概括解释得很好,吴光执行会长做主编,王宇、王晓华两位副秘书长他们精心地做了这项工作。这本书当时是得到时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同志的支持立项的,出版后我把这本书寄给他,他给我回信说,读了这本书对了解先贤思想,历史优秀文化,增强干部人文修养很有帮助,不可多得。

我觉得在我们省传承、弘扬儒学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说许多的社会人士,特别是我们的基层有很好的基础,所以我们整个浙江省学习、弘扬、传承搞得很活跃。从我们每次开理事会的情况,包括今天开会的情况也能看到,大部分都是基层会员参加。我们的基层团体一年中开展了许多活动,作了大量普及传承儒学的工作,这在王宇副秘书长的工作报告和刚才许多会员代表的讲话中都已讲到。传承、弘扬儒学当然要在学术上深入地研究,刚才吴光教授、董平教授作的报告都是讲的儒学的研究。应该说从省一级的学会来讲,我们在这些方面还是做了比较多的工作,我们浙江省儒学学会在全国省一级儒学学会当中还是有比较重要的影响的,不说是走在最前面,起码是在前列。儒学研究当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扎根社会、扎根基层,扎根在人的心灵上面。我们看现在有一项宣传内容,叫做“记住乡愁”,这可以提高人们的国家民众观念、特别是现在出国交流的人员很多,包括出国留学等等,我觉得“记住乡愁”很重要的是要记住文化的根。一个人在国外,不论是在那里学习也好、生活也好、定居也好,只要他有一个文化的根在,就不会忘记自己的祖国。我最近参加一个油画展的活动,展出俄罗斯的油画,这家画廊举办俄罗斯的画展有十来年了,主要是展示俄罗斯的油画,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是世界有名的美术学院,曾为我国培养许多著名油画家,如靳尚谊,萧峰等。他们大多都是画一个乡村,画风景,画花、牛、马啊什么的。其中有一个油画家,前几年来了以后,他就在我们的西湖、西溪画了很多写生画回去,这次他带来一副油画,把西溪湿地的一些风景画得很好。有一幅画西溪湿地的画,既写实也抽象,把竹子画得很高很高密密麻麻,旁边是小溪、小船,很有情趣、画面又令人非常震撼!很多人要买这幅油画,最后有一位在美国生活的华裔女士,“无论如何要让给我”她说,“我要把这幅画带回去,这是我要记住乡愁”,这就是文化的影响,文化的力量。所以说记住乡愁还是要记住文化的根,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确实是哺育了我们的民族几千年。如果说真正让我们的传统文化让大众所理解、接受并从中受到教育,对提高全民的素质是非常有意义的。

刚才董平教授讲到阳明学的研究,我想就阳明学的研究讲点我的意见,我觉得王阳明先生的学术当中最为大家所熟悉和接受的是“知行合一”和“致良知”,这对我们现在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在我们的学会当中,也必须深刻地理解阳明先生的重要的思想,把儒学的重要思想不仅是要学懂,更重要的是要时间,要行动,要在实践中正确地体现出来。中央十八大以后,搞了好几个教育活动,第一个是搞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第二是搞“三严三实”;现在又提出“两学一做”,特别是“三严三实”,我觉得所谓“三严三实”,就是“知行合一”,“三严”——“严于修身、严于用权、严于律己”,“三实”——“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这不就是“知行合一”吗?如果有些单位的领导在作“三严三实”的学习动员时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结合起来一起讲讲,这可能是很有意义的。王阳明先生当时讲“知行合一”讲得很好,他说“行之明觉精察处便是知,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若行而不能明觉精察,便是冥行,便是‘学而不思则罔’,所以必须说个知,知而不能真切笃实,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学则殆’,所以必须说个行,元来只是一个功夫。”“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过去我们对知行的关系也讨论得很多,是知难行易还是知易行难?是先知后行还是先行后知?过去也争论得很多,其实王阳明先生说得很清楚,知行就是统一的。陶行知先生是伟大的教育家,我念中学的时候,我们的教导主任就是晓庄师范毕业的,他经常跟我们讲过陶行知先生的故事,他以前叫陶知行,后改名为陶行知,就是因为他主张行而后知,所以就叫陶行知。按王阳明的观点,知行合一,是一回事。知了要行,行必须要知,知而不行不是真知,行而不知不可能真行,所以说知行肯定是统一的。

这里我要强调的是,作为我们基层的会员单位,我们要更多地把精力放在儒学的推广、践行上面;更多地用喜闻乐见的形式来宣传儒学的重要内容;更要注意如何成为大家的实际行动,特别是我们国家提出了核心价值观,把我们儒学的传承学习跟我们国家的核心价值观结合起来。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是要重视在青少年当中通过有效的形式,使学生能将学习儒学与实践结合起来,如果把这些工作做好,就是我们儒学学会对社会的重大贡献。我们省不管是从我们省儒学学会还是各个会员、基层单位,过去都做了大量的也是很好的工作,期望大家继续为之作出更大的努力,为我们的国家兴旺发达、为实现中国梦作出我们更大的贡献。我就讲这几点,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学会秘书处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