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箴言: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时间:作者:

                      浙江省儒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徐斌教授

 

耕读文明,曾经是覆盖整个中华大地的文明形态,有过足令后人惊叹的灿烂与辉煌。然而,在现代化和城市化如火如荼的今天。我们已很难看到一块没有现代痕迹的处女地了。正因为如此,当我们沿着武义至宣平的公路拐入一个岔道,来到被誉为中国太极星象村的俞源时,立即被一种异样的氛围所笼罩:秀丽、幽静、神奇。

                              此村疑是天上物

俞源村座落在一块四面环山的小盆地上,山上林木茂盛,谷中溪水欢流。乍一看,这样的地貌在浙南山区不算奇特,但当我们登上近旁的山头鸟瞰全貌时,即刻被一个神奇的景象所吸引:溪流分几支从南部山涧汇入村里,淌出村口后呈“S”型走势缓缓北去。在“S”型上下两个圆弧的中心各有一个圆点,一个为水塘,低于田面,一个为树丛,高出田面。这样,整个曲溪与他所包裹的120亩稻田构成一幅清晰的阴阳太极图,水塘和树丛恰似阴阳双鱼的鱼眼。这便是太极星象村的太极寓意了。

转首再看村里的建筑群,更把古人“天人合一”的人文关怀体现得淋漓尽致。古人认识天象有“天罡引二十八宿,黄道十二宫环绕”之说。俞源的建筑布局充分显示了这种文化理念:贯穿古村的溪流代表“天赤道”;村庄内的井塘分布,均按北斗七星排布;村中28座代表性建筑,对应二十八星宿;环村十一道山岗和村口太极图,寓意黄道十二宮;位于青龙山和俞氏宗祠西侧的两处祖墓,分别代表太阳和月亮。

村内的建筑布局与村外的太极地貌共同构成了俞源太极星象氛围。与周围相比,此间瑞气环生,独成奇特的风调雨顺小环境。曾有气功师测定,俞源村的气场绝佳,非寻常处可比。据说,这个格局是不容破坏的,否则会遭报应。七星塘中的第三塘,曾被村民填而建房,结果遭逢火灾,三建三焚。

俞源乡旅游开发办主任罗旭波娓娓而谈,直把我们带入神秘幽玄的“天宫”,大有恍若隔世之感。这种感觉正如一位文化人所言:此村只应天上有。

                               刘基将之落人间

显而易见,并不是所有耕读文明的村落都能具备如此深厚的文化内涵。俞源村奇特而高远的文化底蕴得益于一位旷古奇才——刘基。这,无疑使俞源村更增添了几分神奇色彩。

刘基,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国师,博学多文,有经天纬地之才,素有“北有诸葛亮,南有刘伯温”之称。按说,他一生叱诧风云,驰骋天下,何有闲暇来为俞源小村操心?然天下之大,历史往往会造就出意想不到的机缘。刘基为古处州青田人,俞源村祖上俞涞年轻时曾在处州求学,因学识过人与刘基结为同窗好友。后来,刘基到婺州、杭州求学、为官期间,回青田探亲时必经俞源村探望老友。一来二往,不仅双方友谊加深,刘基也对俞源村熟悉无比,视若第二故乡。

元至正九年(1349年),刘基自杭州辞官回青田,又过俞源来看老友。时值俞源村旱涝交替,瘟疫流行,村民愁苦莫展。俞涞视刘基的到来为福星降临,请代为谋划禳灾安民之策。精通天文地理,人间万象的刘基不负所托,他认真研究了俞源的地貌特色后认为:该村有十一道山岗环绕,但村口直溪使瑞气泄漏,若改为曲溪,设太极图,形成黄道十二宫环村,村中设七星塘、七星井,民居建筑按星宿、八卦排布,则可形成绝佳风水,实现村兴民安。俞涞严格按照刘基的设计重建山村,后代们亦遵规建房,终于把一个含有深厚文化理念的星象村落成于人间。明清时期,俞源村长时间村泰民富,人才辈出,成为婺、处两州最兴盛的名村。俞氏后人怀念刘基恩德,在村里建筑的壁画中多处留下刘伯温指挥改建俞源的身影。

据说,刘基对俞源的设计,几乎是他故里景象的翻版,都是村口太极图聚气,村内七星布局。只不过俞源的规模更大,设想更为精巧。刘基设计好俞源后,曾打算举家迁来俞源,后因政局险恶,他只能病老故里,未能遂愿。以刘基当时的地位和忙碌程度,他一生中不大可能再有机会将精力投注到另一个村落的建设中。因为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刘基,如此规模完整的太极星象村亦可能是中华大地上的“孤本”。

刘基以太极阴阳说布局,以今天科学的观点看,其实就是合理地运用了自然地貌中缓水减冲、背风聚暖,避阴朝阳等原理,最大限度地化害为利。不过刘基的构想极富巧思,更抹上了一层传统文化艺术美的韵味,从而大大增添了建筑群落的文化含量。

                                星象村里奇景多

按照二十八星宿格局建成的俞源村古建筑群,可以称得上是古民居的博物馆。它不若皇宫王府那样庄严气派,但在做工的精细和技巧上,则尽显一流,不输皇家。在明清两朝长达500多年的时光中,俞家子孙们创造了俞家历史上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的辉煌时期,使俞源村成为浙南闻名的富裕之乡。正是这个物质基础,使他们有条件建造并维护了俞源村如诗如画的浙南民居。

俞源现存古建筑一千多间,占地面积达3.4万平方米。其中除少量宋、元建筑外,大多为明清结构。古建筑中,有堂楼、厅、院、阁、馆、祠、庙等不同建筑模式,又分派为住家、教学、聚会、祭祖等不同用途。而无论那一类,都是高墙深院,雕梁画栋,让人百看不厌。

俞氏宗祠为村中的核心建筑。明洪武七年,俞涞的4个儿子为父始造“孝思庵”。后兵焚,留古戏台。明隆庆年间,俞家重修俞氏宗祠。当朝宰相严讷所赠送的“壬林堂”大匾,为宗祠增添了声势。结果,祠堂里外三进,前后左右六大厅,二小厅,共5l间,占地3176平方米,号称“处州第一祠”。尤其是其中的雕花戏台,穹高场阔,建筑精美,赢得了“金华八县第一台”的佳誉。

如果说俞氏宗祠以地位重要取胜,裕后堂便以规模宏伟见长。这座建于清乾隆年间的堂屋,原为158间,现存120间,占地2560平方米,是全村最大的古厅。厅内两扇大圆花窗直径1.5米,拼花精巧,窗心直径30厘米,镂空雕刻。外观分别是由双龙组成的“福”字和“禄”字,而内侧则雕有武士决斗图案,令人流连不已。裕后堂问世200余年,不仅不用打扫,而且梁上无尘、无蛛网、无蚊蝇、无鸟雀过夜,屋内阴凉似夏天。号称“五无”。

声远堂更把一个“奇”字呈现给人们。该堂又称大花厅、六峰堂,建于清康熙二年,共92间。声远堂的雕刻堪称天下一绝。在不大的空间中,好像要把天下雕刻之美尽聚于此。地面和墙基,凡用砖之处皆为砖雕;厅内的桁条根根浮雕;门窗之处布满木雕。特别值得细看的是那三根桁条上的浮雕,简直就是木刻鸟兽百科。左边是天上飞的,小鸟、老鹰、凤凰、喜雀无所不有;中间是地上跑的,鹿、虎、牛、羊一应俱全。那几只麒麟,龙头、猪鼻、虎背、熊腰、马蹄、狮尾,集动物精华于一身;右边是水中游的,其中9条鲤鱼,呼之欲出不说,它还会随季节气候的变化,色在黑、黄、红间交替变幻,被人们称为“奇中之奇”。

                             耕读人家自安乐

世世代代生活、繁衍在俞源村的俞氏后人们,恪守“以农为本,诗礼传家”的信条,更在太极学说“天人合一”理念的熏陶中,很好地将儒道思想融为一体,形成了出处两可,自足自乐的生活格调。

俞氏一门世代书香,有不少子弟考取功名,入仕为官。《俞氏宗谱》载:明朝进士1人,举人2人,贡生12人;清朝贡生、监生61人。其它如地理学家、名医、学者等不计其数。他们为官大都廉洁正直,留有政声,实现了自己“达则兼济天下”的价值追求。

然而,更能反映俞氏家风的还是留在俞源村里的绝大多数人。他们以农为生,学业有成,但却无意功名,乐得在俞源厮守终生。俞氏祖宗俞涞便是开此风气之先者。记载曰:涞“元末盗起保障有功,监司表为义民户,谦让不受,以布衣终。”刘基为其像曰:“结庐人境而无车马,竹冠野服棲迟其下,我求其人其渊明之流亚乎。”这种家风影响了一代代俞氏有才华的后人。他们远离科场,或躬耕田里,或行医把脉,于山水间自得其乐,在诗文中明志寄情。活得健康充实,有滋有味。

他们精心营造着自己生活的家园。在有限的空间中创造出无限的变化。小小俞源村,有幼儿教育的家训阁,青年人婚宴的堂楼厅,中年人消闲的藏花厅,老人活动的养老堂,甚至还有一座抛绣球的“小姐楼”。

再看那砖雕木刻,个个栩栩如生,充满寓意,反映着他们的生活情趣和价值观念。大白菜、豆荚、葡萄、丝瓜等果蔬,以及松鼠、猴子、螃蟹、虾米等小动物,统统被雕刻在窗上,表达了主人对大自然的亲和与关爱。在一匹奔跑的马儿上方雕一只喜鹊,意为“马上有喜”,这是献给新婚夫妇的;雕一片大海和一座高山,那便是预祝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了。俞源人就是这样为自己营造了一个自然与艺术浑然一体的生活世界。笼罩于这个世界之上的,自然是太极星象所反映的宇宙观念,那是一个神秘莫测,深奥高深,让人永远向往,永远追求,同时也永远得不到完美答案的外部世界。

住在俞源这样一个魅力四射的人文环境中,面对着令人神往的宇宙天地,人们便经历了参悟了生命的全部,俞源人怎能不沉湎其间,陶醉其间,知足常乐呢?

今天的人们还能看懂、读懂俞源人,并与之沟通、对话吗?